• 1阅读
  • 0回复

初恋的眼神赠送给谁czrdonzc

在线 vyuub
级别: 新手上路
楼主   发表于: 2017-09-14 , 来自: From:北京市

我熟识一位叫辛贝的女子,那是一个静若止水,一直有着淡淡的美丽淡淡的忧伤的女子。多年前,我们曾合写过一篇五万多字的非常纯美哀婉动人的小说夕阳色。以此缅怀一位年轻的英灵。辛贝把那篇小说清楚地誊写在装帧精美的笔记本里,那纯粹是写给我们自己看的。是属于那种把露珠结成串构思永恒的浪漫情愫,去湿润白云无可比拟的素洁,去湿润年轻里那难以梦呓的纯真。
曾经在十八岁少女花季的年龄里,在那个可以牵动辛贝一生情感的寒假里,我和她结伴去上海,也是我们第一次出远门。在火车上认识了那位叫殷小宇的年轻战士,一张略带稚气的脸,一双静谧的眼睛起伏有神,凝聚了壮美和力度。这些足令我们对他产生好感,那时他在云南边防前线,且也是十分酷爱文学。在午夜的站台上,在身后那片城市霓虹灯闪烁的柔和沸腾的世界里,我们送他上了那趟南下的列车。我清晰地记得那个美丽而又伤感的夜晚,有雨丝孤独地飘来,落在我们年轻的睫毛上,瞳仁便感到一丝儿的凉凉湿湿。辛贝悄悄地看他,想知道他的眼睫上是否也要雨丝的痕迹?四目对视的瞬间,一切竟然都是说不出的含义。挥挥手道声珍重说声再见,便在冥冥之中开始了那段最初和最终交错叠影的美好情感。
以后的日子便是殷小宇成了我们共同的朋友,他常有洋溢着激情豪迈的信片从南线飞来,有时寄几张油印的弥漫着硝烟味的战地诗报给我们。他的诗文非常壮美凝重,是一种青春驻防的骁勇幻化成的空灵意境,是一种热血的流畅寻找着曳光弹交叉的轨迹。他说他最喜欢军旅诗人晓桦的那句战士,无疑都是不肯收缰的成吉思汗。辛贝说读殷小宇的诗除了那白癜风吃什么药好种旷美之外还有那深深的落寞感会笼罩她,她赞赏殷小宇是神山兵峰上的天狼星座。
就这样在诗朋文友般的探讨中和怀着对军人的崇敬之感,我们的友情走过了一年多的时光。在十九岁那年,那时我和辛贝已经结束了高中校园生活。在又一次收到殷小宇信的时复方骨肽注射液候,辛贝很恍然地告诉我她有种预感会很伤心很孤独地去做完那个梦,会去拥有那永远无法完美的缺憾。我知道辛贝对殷小宇怀有一份深深的感情,朦朦胧胧的,又很柔美。就因为朦胧的时候才是蕴含了所有的憧憬和希冀,似魂牵梦萦般的波动心曲,弹奏不明,书写不出。辛贝说一次的相识竟然是如此的源远寄托,几页信笺竟是如此的攫住了她的灵魂。
然而,殷小宇却在那年红木棉花盛开的季节里,永远地告别了他深爱着的祖国和那片稀释壮烈的南方红土地,宣告了他纯净的和平海,宣告了和平海里他年轻的飘航风帆。或许他并不会很清楚在江南的小城,有一位少女有一双初恋的美丽眼睛是可以穿越千山万水的沟沟壑壑,是可以穿越青春那面感情鲜艳的旗帜,含而不露地放飞到他的微笑里。辛贝得知殷小宇牺牲的消息,她曾经孒身一人去过他的边防部队。去烈士陵园里看过他,在墓碑前为殷小宇写下安然睡去的你,溶飘不下一个情愫的透明,活着的眼睛看我屹立,一碑之隔一碑之隔,我以足尖的温柔圆寂你,以泪水的弦音流畅你的诗句。我可以想象辛贝在那黛青的山峦之中,在层层石阶在英雄的尊尊墓碑前怎样地屹立如红木棉树,眼神盈满泪渍,怎样地向墓碑上嵌着的殷小宇照片深深凝望,向他诉说那份未曾启齿的心恋。于灵魂的歌飘起之时,于永不冥灭的梦片凝神之时------切切思念!
是的,军人的心,一半交给战北京中科白癜风争,另一半被爱情拥抱着。留恋小宇的,除了那不朽的名还有那不朽的爱。岁月一恍间就悄然从我们的指尖滑落了二十多年散淡的光阴。然而正如辛贝说这么多年矗立在她心灵空地的,全是那份对殷小宇爱的顶礼膜拜。她无法潇洒地走出那份曾经的付出和守候,无法淡忘的也依然是那双初恋纯纯的眼眸,珍藏于心灵最深处追溯那美丽的伤逝。          





 (散文编辑:疏狂)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